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我的史前文明 第三十四章命比纸薄

2020-02-15 来源:济南娱乐网

我的史前文明 第三十四章命比纸薄

“两包药材竟然卖了十万元!”

梅姨夫妇极其兴奋,希望就在眼前,仿佛明天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一口气和房东签订三年的合约,拿出了十八万的租金,几年的积蓄全部砸了进去。

“再见,祝你们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房东礼貌的回应,兴高采烈的离开,将房屋使用权交了出来。

夫妇两人兴冲冲的跑到药方抓药,店中伙计打开纸包一眼就认出了药方,熟练的报出了价格。

四物汤二十一副。

十全大补汤三十五一副。

梅姨惊讶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二十一副的药材加一碗普通的烩面价值不过三十元,黑心老板瞿若竟然要价三百,而排骨汤、羊肉汤价钱也疯涨了十倍左右。

简直就是躺在床上拾钱。

想到今后她也能这样,大手一挥说道:“同志,每种给我包一百副!”

“遇到财神了!”

店中伙计心里想着他是否要价太低,熟练的开始抓药,整整二百副,每一种药材都精确到“克”,称重之后还要细心的用剪裁好的报纸包裹起来。

忙碌了几个小时终于搞定,伙计收了费用,目送两人离开,马上到后院通知老板,方剂中所用的几种药材见底,必须马上进货。

“药膳生意也太好做了,按照你说的每份儿几百元,不是有近十倍的利润?”刘青山背着一大麻袋药材往外走,和妻子商量道:“要不然我们将价格降低一点,薄利多销?”

天大的馅饼掉在头上,他由一个钢筋工猛然变成一个一天可以坐收上万元的老板,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总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

“你傻啊!”梅姨是有功之臣,对待丈夫依然更加傲慢:“他能喊出一份药膳几百元的价格,我们为什么不能,你放心,瞿若那点小门道我分分钟就学到手了!”

梅姨坚决照搬瞿若定的价格,只有完全照搬方能显示两家药膳馆的渊源。

刘青山无奈,对药膳一窍不通,只能按照妻子的吩咐行事。

开张当日,还真有十几个客人捧场,美食城药膳馆虽然开业时间不长但是已经名声在外,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

梅姨取出一副副药材放在药罐里。熬制好以后用汤煮面,等到食物要出锅的时候放入在菜市场买的高价调味料。

亲自将一碗热腾腾的药膳面端到1号桌上,放在一个体型健硕的中年男子面前:“您尝尝药膳烩面,传承并改进了美食城药膳馆的制作工艺,更加精美,也更加有疗效!”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道道药膳被端上桌,梅姨夫妇也从烦琐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两人像瞿若往常一样在店里找了一张空位看着食客们,希望听到表扬。

1号桌的彪形大汉急匆匆的挑起一条烩面放进嘴里,又喝了一口热汤。

苦涩味道夹杂着浓烈的咸味儿?

有点失望,传闻中的药膳就是这德行?他没有吃过美食城的药膳,对其中详情不得而知。

3号桌是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白衣天使,朋友介绍过来的,说是曾经吃过美食城的药膳,赞不绝口,据说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琼鼻闻了闻滚烫的药汤,只有一股苦涩的味道,她皱了皱眉头,难道是朋友所言不实?

“老板,你这是什么玩意啊,和美食城那边的相差也太远了?就你这还要价几百一份儿,苦的要命,白给我都不要,我要退钱!”

终于有一个老主顾站了出来,吃了几口就觉察出了其中的差异:“你不是那边的厨子么,怎么到当上老板了,口感相差那么多,是你手艺下降太多,还是药方出了问题?”

美食城那边的药膳虽然也有苦涩之气却被另一种能让身心舒爽的成分遮掩,身体所感受的只是愉悦,而这里的药膳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老顾客咄咄逼人,梅姨脸上冒汗,解释道:“可能是新店开张和老店在药方中有些出入,我们会做进一步调整的!”

梅姨理屈词穷,在她看来或许是药店里的伙计辩药上有些失误,找时间和药店理论理论,他们不但要重新辩药还要赔偿损失。

“梅姨......”一声包含着愤怒的高喊打断了她的思考:“你可真行,用两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药剂骗了我十万块钱,还敢在此开店,不怕被我的人打断腿吗?”

方父带着两个年轻药剂师走进药膳馆,公司刚刚做过检测,梅姨所献出的药剂只是最普通的四物汤和十全大补汤,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堂堂鹏济药业的老总竟然被一个厨子骗了十万元,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普通药剂?不可能啊,厨房所有的药材我都偷过来......,拿过来了啊......”梅姨不知不觉中竟然说漏了嘴,不过她顾不上偶然间的口误,拿了双筷子到3号桌上挑了点烩面放到口中。

“苦涩,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苦涩!”

的确和美食城那边做出来的不一样,梅姨傻眼了,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故障!

“药膳所用的药方是偷出来的?”1号桌的客人勃然大怒,站起来道:“我江东流在菜市场这片也是有名望的人,还没人敢卖给我假货,今天真离谱,竟然吃上了一份儿几百元的假药膳!”

江东流是菜市场卖肉的,为人耿直从不缺斤短两,附近哪个饭店老板不想从他那里进货,又有谁不称一声江哥?

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遇到了冒牌药膳,硬生生被骗了几百元,你说气不气?

梅姨夫妻两人站在原地不动,江东流掏出随身携带的剔骨刀走出大厅,到门口随手一仰,剔骨刀正砸在玻璃牌匾上。

“当啷!”

沉重的大刀和牌匾相互撞击到一起,全部碎裂。

大刀和玻璃渣掉在地上,江东流弯腰捡起吃饭的家伙。

他一出手,局面瞬间失去了控制。

有人高喊一声:“这就是一家黑店,大家被把己的钱抢会来啊!”

食客蜂拥进了后厨,将放钱的盒子拿出来疯抢,没有抢的钱的顺手拿走了锅、碗等厨房器具。

眨眼间抢了个干净,厨房能用的东西不多了。

“你们......,这些家伙可是我赚钱的工具!”梅姨待想去阻止却又不敢,任凭客人拿走药膳馆所有值钱的东西。

“你还想继续开药膳馆?别做梦了,现在这个地方臭名昭著,你敢开张就有人敢来砸场子!”方父冷笑:“你还是想想药方的问题吧,殷教授明确指出瞿若在药方里掺加了一种特殊药材做中和剂,你想想以往做药膳的时候还往里面加过什么?”

方父用一种缓慢的语气在引导着梅姨,他始终相信通过这位前药膳馆员工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破解药方谜题。

“这......”梅姨终于打开了记忆:“瞿若还说要在药膳里加调味料,我以为很普通就没拿!”

发现了事情的关键,心中更加悔恨,原来自己拿走的只是一些大路货,怪不得瞿若始终是无所谓的态度,对她不闻不问。

“蠢材!”方父恨铁不成钢,严肃的说道:“我们签的合同是你将瞿若药膳馆所用药方给我,但是你并没有做到,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真药方,要么给我十万元!”

方父加重语气:“要马上给我钱或者药方!”

“给你十万元?那些钱都交了租金,我去哪给你弄?”

梅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脸色苍白,瘫坐在椅子上!

大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活络油哪个牌子推荐
得了盆腔炎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
济南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