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天才相士 第三百五十七章 狭路相逢

2020-03-10 来源:济南娱乐网

天才相士 第三百五十七章 狭路相逢

“妈的,走了这么远,连个毛都没有看到,要是找不到那条绿森蚺,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几个!”身上衣衫被杂乱的荆棘划的残破不堪的唐望一脚揣在身前的那几个活死人身上,朝四下望了一眼之后,骂骂咧咧道。

从他藏身的地方到绿森蚺的蛇巢,这段路实在是把人折磨的要死。雨林之中本就人迹罕至,哪里有什么路走,虽然説有这几名无惧疼痛的活死人开道,但唐望还是被不少藤蔓划破了身上的皮肤,而且每走一步就能感觉到周围有猛兽走动的声音,着实叫人心悸。

最让唐望郁闷的是,他们走来的时候,居然还趟过了一片沼泽,其中潜伏了几条黑凯门鳄,如果不是他让一个活死人当替死鬼阻拦住那群黑凯门鳄攻势的话,説不准走不到这里,就已经葬身鳄鱼腹中了。

回想起来这一路上遇到的种种惊心动魄之事,唐王心中的烦躁之意莫名的更是增长了几分,对那些活死人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刚开始只是恶言恶语,最后居然拿着藤条打了起来。

“大巫,就是这里了!我就是在这片区域见到那条绿森蚺的!”藤条打在身上,但那些活死人却是仿若不觉,俯首帖耳的看着唐望道。

唐望转头朝着四周看了一眼之后,淡淡道:“你们几个,给我并队在这边喊叫起来,把那条绿森蚺给我召唤出来!”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就要让这几名活死人成为那条绿森蚺的食物,等到它撑的走不动路之后,在出手将它收拾掉,使它成为活死蛇,到时候雨林之大,自己也可以随意来回。

“林白,这人就是那个和我斗法的那个唐望,我身上的咒术也是他下的!”躲在树丛中的司马懿兰看到火把照亮唐望的面容之后,转头对林白咬牙切齿道。同时她心中也是惊叹不已,唐望一行人和这里距离那么远林白居然都能感觉到,他的术法修为到底到了何等地步!

林白轻笑一声,压低

了声音道:“不着急,看这几人的意思是想对那条绿森蚺动手,咱们等到那条绿森蚺给他们diǎn儿颜色看看之后再动手,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的!”

林白虽然不惧和唐望斗法,但是他却是有些好奇这个人为什么对那条绿森蚺起兴趣。而且只要绿森蚺和唐望拼个两败俱伤,到那时他出手也能少些力气,何乐而不为。

“我知道,那咱们就再等等!”司马懿兰眼神凛冽,diǎn了diǎn头。唐望和她之间不但有深仇,而且九宫水镜还在这个人的手中,等会儿出奇不意下手,的确是个斩杀他的好办法。

那条绿森蚺经过林白一战之后,对人类已经存下了一种畏惧之心,所以唐望手下的那群活死人在那死命的叫喊了一通,却是丝毫不见有动静。

“你们不是説那条绿森蚺在这里的么,怎么一diǎn儿动静没有?!”唐望皱眉看着身前的那几名活死人,手中的藤蔓抖了个花儿,直直的抽在了那几人的面颊上,一道血痕登时出现。

但那群活死人依旧是恭谨无比,颤声道:“我们的确是在这里见到的那条绿森蚺,而且看到它即将产卵,会不会是它顺着河流往下走了?”

“给我淌进水里,看看它是不是藏水里了!”唐望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之后,望着那波光粼粼的xiǎo溪,一藤条摔在那群人身上,厉声责骂道。

绿森蚺是水栖蟒蛇的一种,在水中的本领比起在陆地上还要厉害几分,如果在水中被它缠到,就会死命的浸入水中使猎物窒息而死,若是普通人被人胁迫做这种事情,定然吓得双腿都要发抖,但是这几名活死人却是丝毫没有反应,径直朝着水中就走了过去。

那绿森蚺此时正躲在xiǎo溪一侧的草丛中,突然发现有人朝着它逼近过来,护卵的本性激发出来,登时从草丛中冲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那几名活死活死人便扑了过去。

“好畜生,原来竟是躲在这里!”唐望看清那绿森蚺的模样之后,喜出望外,眼中厉芒闪现,一挥手从怀中掏出几枚药核朝着绿森蚺处一仍,冲着那群活死人道:“都给我上,把它给我杀了!这些药核就是你们的!”

药核挥出,腐朽的尸体味道登时弥漫在空气中,那群活死人闻到这气味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朝着绿森蚺所在的位置蜂拥而去。眼瞅着这群人的疯癫模样,绿森蚺的狂性再次发作,张开血盆大口,便将领头的一个活死人屯在口中,长尾更是缠缚住了一个。

和一般蛇类不同,绿森蚺虽然没有毒性,但却是长了一嘴如同钢铁般的利齿。一口下去,顿时血花四溅,被这腥甜的血味一刺激,绿森蚺愈发的凶猛起来,三口两口便将领头的活死人吞进肚中,然后尾巴一卷,将另一名活死人又扔进了口中。

饶是林白见惯了血腥场面,手上更是沾染了不少血腥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心中惊骇不已。尤其是那些活死人就如同木头,对同伴的死亡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仍旧前赴后继的朝着绿森蚺处攻去。

原本清澈的溪流只是几息的时间便被鲜血染的通红,而绿森蚺的肚子也渐渐的鼓了起来,行动变得也越来越迟缓。看着这一幕,唐望仰天狂笑不止,手一挥,让仅剩的两个活死人重又朝着绿森蚺攻去。

“根本就不把这些普通人当人看,这人连畜生都不如!”司马懿兰看着唐望的手段,眼中怒火燃烧,双拳紧握,指甲深陷肉中,厉声骂道。此时此刻,她完全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林白发现她身体有异,帮她解除了诅咒,恐怕她现在也和这些活死人一样成为行尸走肉。

一口一个,绿森蚺终于把那些活死人悉数都吞进了肚子里面。四五个人下肚之后,饶是它体长十几尺,终究还是再无法行动,只是瘫软在地上扭动身体不停。

“好吃吧!”唐望看着地上的扭动不止绿森蚺眼中一抹诡异的神色,走到蛇头前面,哂笑不止,“现在我就再给你一些好东西,让你尝尝!”

説这话,唐望从怀中便掏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朝着绿森蚺的口中就要倾倒。

看到那白色粉末,林白登时想到了在大使馆时候胡参赞给他讲述过的河豚毒素粉末的事情。登时便明白了这xiǎo子的意图,怨不得他会让那么多活死人前赴后继的去填这绿森蚺的肚子,原来是想借助河豚毒素和传承秘术把这条绿森蚺变成活死蛇,成为他的护身利器。

就在唐望将河豚毒素粉末倾倒进绿森蚺嘴中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一股胶皮灼烧的气味,便急忙起身,朝地上一看,发现地上居然有一滩被水浇熄的余烬。没有犹豫唐望急忙将那包河豚毒素粉末一股脑朝绿森蚺大嘴丢去,然后转身看着四周厉声道:“什么人在这里?”

“到现在才发现我们,唐望,你的死期到了!”林白凛然起身,既然唐望发现了余烬,他们躲着也没有意义,而且如果让这老xiǎo子将那条绿森蚺变成活死蛇,他就要再多一个对手!

司马懿兰冷声道:“唐望,将我族祖传的九宫水镜交出来,华夏法器不是你所能觊觎的!”

“手下败将罢了,居然也敢和我叫板!”唐望朝着司马懿兰和林白所在的方向扫了一眼之后,厉声道:“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刚好趁这个机会,让这条绿森蚺把你们两个一锅端了,让你们也变成我的活死人,替我研究这水镜的秘密!”

“废话少説,究竟谁才是手下败将,你应该更清楚!”林白手上印诀掐动,一脸傲然的神色,看着唐望冷笑道。

嘿然一声冷笑,唐望厉声道:“那日是我准备不足罢了,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一下我们伏都教咒杀之术的威力!我的敌人,我愿你跌入冒烟的火堆,愿黑蛇缠绕你的灵魂,愿你夜晚被黑暗所侵袭,邪恶,与我同在,让神秘的河豚散发它的威力吧!”

听着唐望念诵咒语的声音,林白倒是有些好奇起来。这伏都教不管怎么説也是从原始部落就传承下来的教派,应该还有几分门道在里面。

“坏了,却是忘了那条绿森蚺已经吞服了河豚毒素!”唐望的咒术结束之后,林白突然感觉到,雨林内的那股玄妙气息出现了诡异的波动,朝着地上静静躺着的绿森蚺处涌了过去,而且那股气息一入体,绿森蚺的眼睛中更是有绿光不断闪烁,显然咒语即将生效。

唐望扫了一眼地上渐渐开始扭动身体的绿森蚺,转头看着林白和司马懿兰尖声冷笑道:“现在你们应该知道谁才是胜利者了吧!一个我再加上这一条绿森蚺,对付你们两个刚好公平!”

拉肚子腹胀腹痛怎么办
上海徐浦医院怎么样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友情链接
济南娱乐网